为女职工生育解忧 倡导性政策如何有效实施引关注

围绕延长生育假、发放现金补助、孕产期特殊保护,各地出台不少女职工生育解忧政策倡导性政策如何有效实施引关注本报记者 柳姗姗 “产假只有98天,我多请了3个月,没

  围绕延长生育假、发放现金补助、孕产期特殊保护,各地出台不少女职工生育解忧政策

  倡导性政策如何有效实施引关注

  本报记者 柳姗姗 

  “产假只有98天,我多请了3个月,没有工资,而且要自己交五险一金,想要在照顾孩子和工作中间找个平衡,真是太难了!”因为生娃、奶娃,长春白领李欢欢多次想要辞职做全职妈妈,但考虑到再入职场可能遇到的各种问题,她还是没敢走这一步。不过,对生育二胎、三胎这件事,她坦言肯定不会考虑了。

  国家放开三孩政策后,社会对女性就业、休假等权益问题的关注度持续不减。今年的全国两会期间,如何落实三孩生育政策、完善相关配套措施等,成为热议话题。中国劳动关系学院副教授岳玲表示,应建立多元参与的生育假成本分担机制,提高政府在其中的责任,减轻用人单位和职工家庭压力,提高生育意愿的同时维护女职工就业权益。

  假长了,不敢休

  因为受疫情影响,李欢欢提前1个月休了产假,待公司给的98天产假结束时,孩子刚两个月大。没办法立刻上班的李欢欢,又跟公司请了3个月的假,这3个月期间,不仅没有工资,还需要她自己承担缴纳五险一金的费用。

  2016年3月30日,《吉林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正式施行,规定女职工凭生育证明增加产假60天,同时给予男方护理假15天,职工在享受婚假、产假、护理假期间,按其正常工作对待,工资、奖金照发,其他福利待遇不变。此外,女职工经本人申请,单位同意,可延长产假至一年,产假延长期间工资按原额的50%发放,不影响调整工资、晋升级别、计算工龄。

  “民营企业,一个萝卜一个坑,要不是当时公司业务少,那3个月的假也很难请下来。”李欢欢说。重返岗位后,李欢欢每天有1个小时的哺乳假,她每天会晚到半小时、早走半小时,不过公司会扣掉她半小时的工资。为带孩子,她雇了保姆,对方动不动就想涨工资,否则便要辞职。

  前前后后,在带娃与工作的拉扯间,李欢欢曾有4次想要辞职做全职妈妈。“没有勇气,怕没工作后自身价值不被家人认可,怕伸手要钱花的滋味不好受,怕社保断缴影响使用,也怕再找工作时就和社会脱节了。”李欢欢说。

  “延长生育相关假期虽然看上去很美,但也会制约女性职场发展,加剧女性就业困难。”一位宝妈告诉记者,因为女职工要照顾家庭和孩子,在加班、出差和事假上本来就需要特殊照顾,所以公司也确实不喜欢招用女职工。

  怀孕遭辞,维权不易

  休假权益难实现只是“三期”女职工在职场上面临的问题之一。尽管法律对该群体做了很多保护性规定,如不得对“三期”女职工依照非过失性解除、经济性裁员的相关规定解除劳动合同等,但在现实中,仍有部分企业出于降低成本和风险考虑,违法辞退孕期女职工。

  “我考虑了一下,觉得你现在身体等方面都不太适合这份工作,我们压力太大了。前几天我也和你说了我的想法,咱们都互相理解吧!孕期需要多休息、心情好,在家好好养养吧。”在长春某公司做了3年半前台工作,每月工资3000元的王莉莉怀孕后,被女老板通过微信“好言”辞退了。

  当时,单纯的王莉莉也没想解聘合不合法的事,还以为能继续找其他工作,也不耽误什么。没想到在接下来找工作的过程中,一告知招聘方自己已怀孕的情况,就会被拒绝。

  不上班就没有收入,满心苦恼的王莉莉偶然得知单位在孕期无故辞退自己是违法的,想找单位再谈谈,但单位相关负责人一直避而不见。此后,是在律师的指导下,她才通过收集证据并申请劳动仲裁,最终获得2万元赔偿。

  “我当时决定维权四处折腾取证时,家人就劝我要不算了吧,万一把孩子折腾出个好歹得不偿失。”王莉莉告诉记者,维权之前,她也有很多顾虑,既怕自己不懂法,资料、庭审等弄不明白,又怕用人单位恶意拖时间,所幸得到了公益律师的免费援助。

  “现实中,一些公司辞退‘三期’女职工的手段和方式都比较隐晦和‘合法化’,基于这些女职工的特殊身体状况,想要维权,面临的难题可能更多,部分女职工对法律不了解,面对公司的感情牌和刁难,往往会妥协。”广东广和(长春)律师事务所王雨琦律师说。

  完善制度,让好政策落地

  “目前我国已经建立了比较完善的法律法规体系来保护女职工权益,而且随着近年来我国人口政策的动态调整,各地政府也根据地方实际情况制定了相应政策,包括延长生育假、发放生育现金补助等。”岳玲对记者说,问题是很多政策尤其是更偏向福利性的政策,在具体执行过程中多是倡导性强而强制性不足。如何让女职工真正解除生育的后顾之忧,除了要坚持普法,提高女职工的维权意识、用人单位的守法意识、媒体的监督意识等,更重要的是不断完善相关的制度设计。

  女性灵活就业者的相关权益保障缺失问题同样值得关注。按照女职工权益维护的现行法律体系,灵活就业者中的大部分人都不在受保护范围内。

  到2022年,《女职工劳动保护特别规定》已颁布10周年。岳玲建议,有关部门应启动调查研究,对该规定的适用范围、保护力度、对用人单位的监督检查等内容进一步完善。同时,要不断完善生育休假与生育保险制度。目前我国的生育保险制度存在覆盖范围不足、待遇标准不高、地区差异大、缴费主体单一等问题,需要进一步扩大覆盖范围,尤其是将灵活就业者纳入保护范围,提高待遇标准,并建立生育成本分担机制等。此外,还要进一步发挥工会在女职工权益维护上的作用,从普法到法律援助再到法律法规的源头参与,履行好“维护职工权益、竭诚服务职工群众”的基本职责。

  (文中女职工受访者均为化名)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