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乌军事冲突背后的“总导演”是美国

  俄乌军事冲突背后的“总导演”是美国  ■ 专栏美国拱火俄乌冲突,本质仍是在世界范围内推行霸权主义。据新华社报道,俄罗斯代表团团长梅金斯基3月7日称,在白俄

  俄乌军事冲突背后的“总导演”是美国

  ■ 专栏

  美国拱火俄乌冲突,本质仍是在世界范围内推行霸权主义。

  据新华社报道,俄罗斯代表团团长梅金斯基3月7日称,在白俄罗斯境内举行的第三轮俄乌谈判未达预期效果,但双方的谈判还会继续。乌克兰谈判代表波多利亚克同日表示,乌俄谈判双方就人道主义走廊问题取得一些成果。

  俄乌局势前景未明,但可以确定的是双方在冲突中损失巨大。应看到,美国通过介入这场军事冲突,不仅实现了对欧洲的新领导,也通过武器援助使北约国家军工复合体的生意迎来新的市场。而乌克兰由于特殊的地缘成为大国政治的悲剧。显然,美国才是俄乌冲突升级的幕后策划人,要为这场军事冲突产生的后果承担不可推卸的责任。

  乌克兰危机的根源

  这场冲突与北约东扩有密切的关系。成立于1949年的北约起初只有12个创始成员国,其目的是遏制苏联并维护美国在欧洲的主导地位。冷战结束,理论上其使命应结束,然而却多次东扩。

  俄罗斯对北约东扩计划的“敏感性”是举世皆知的。但从1990年至今,北约已进行了五轮东扩。

  其实,包括总统普京在内的俄罗斯官员认为,早在20世纪90年代,北约就非正式地向俄罗斯承诺过,它不会进一步向东扩张。但北约没有信守承诺,最终导致矛盾爆发。

  客观讲,俄罗斯与欧盟成员国在经济上存在巨大的互补互利空间,俄罗斯可以提供包括石油、天然气和矿石等物资,为欧洲经济提供源源不断的活力。然而,美国并不乐意看到一个团结而强大的欧洲,推动北约东扩,是美国对欧实行“离岸平衡”和“楔子战略”的重要举措。

  美国一直力图控制欧洲,但长期以来,包括法国和德国在内的国家都具有自主外交倾向,这种“分离主义”趋势并不符合美国的欧洲战略利益设计。由于北约这一巨型军事集团的存在,通过不断挑拨诱发军事行动,美国一步步将俄欧安全冲突上升为地缘冲突。

  挑动俄乌冲突暴露美国见不得人的阴谋

  美国此举背后有更深层次的原因。从国内政治看,拜登希望通过这一行动,塑造本身的“强人形象”和危机事态下的政治领导力,这有助于抵消美国社会以及特朗普等政治对手对其“软弱昏聩”的攻击和指责。

  与此同时,美国领导的北约军事集团一贯以“进攻性现实主义”推动北约东扩。通过支持乌克兰政府,使乌克兰军队获得了对俄罗斯军队的“不对称优势”,这种不对称优势使俄乌冲突或成为旷日持久的“相持战”。

  如此,美国可以实现的直观目标包括:让俄乌两个斯拉夫民族的国家产生仇恨,由此或长期影响区域稳定;制造难民危机,危及欧洲的安全和防疫;以霸权手段强迫全球国家“选边站”,并推动美元回流美国,复兴美国备受疫情打击的经济等。这被美国政治精英认为是美国领导力的展示。

  在开展军事行动前,美国即向世界发布预测俄罗斯开展军事行动的时间。尽管事与愿违,但这反映了美国急于推动“战事”从双方的“对峙”质变为武装冲突的目的,这为美国与北约盟国早已设计好的制裁措施找到了借口。

  俄罗斯对乌克兰展开特别军事行动后,美国及其盟友随即展开了罕见的经济制裁。美国领导的制裁,并没有顾及欧洲国家与俄罗斯业已存在的深度经贸交融现状,这使欧洲企业蒙受巨额的损失。而其力求以“俄乌冲突”作为楔子,综合使用各种手段实现“弱俄”、“困欧”的目的,增强美国的国际领导力。

  军事冲突已造成人道主义悲剧,美国不是重点转向人道救援和推动区域和平,而是一边倒地增加对乌武器援助;同时通过乌克兰这一“泥沼”紧紧咬住俄罗斯,又拖住欧洲经济的发展,用心可谓险恶。

  就此去看,无论美国是扮演“离岸平衡手”还是实施“楔子战略”,无论美国如何将这场军事冲突的起源推卸到普京个人及俄罗斯,只要深入分析就会发现,这场军事冲突背后的“总导演”就是美国。

  □王英良(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博士研究生)

  评论投稿信箱:shepingbj@vip.sina.com xjbpl2009@sina.com

留下评论